当前位置:首页 > 正文

夫人你好紧啊夹死了 宝贝儿乖把葡萄塞进去 你这

来源:网络整理2017-11-14 12:17

杂种,你害死老夫啦!看到被雷劫卷入其中的人越来越多,木天龙双目撑裂,差点冒血地狂骂道。

医品兽妃魔帝别乱来

滚你娘的,老子才是真正的受害者!不是你娘的渡这个什么屁劫,来自哪里用得着被雷劈!不用龙涛回骂,自有人替他出头了。


一个卖相狂猛的大汉一边狼狈的抵抗雷劫,一边怒骂。


能在雷劫中抵抗那么一两下的,绝对是实力还说得过去的,最起码也是玄神后期的,要是玄丹境的,不要多,只要雷劫来那么轻轻的一下就够了,不是焦糊一根就是焦糊一堆,没有其他的结果。


噗!木天龙这口老血喷地倒是挺扎实的,量大色泽鲜红不止,还是那种彪射的那种。


害你奶奶个头啊?老子渡劫碍着你们什么事了?屁颠颠跑过来凑什么热闹的?老子第一波雷劫根本就没受伤,现在好了,这么大的雷劫还渡个吊毛!我不甘心!好不容易修炼到这个境界,自己准备这么充分,眼看就要跨入玄婴境了,现在变了,彻底变了,越想越怒,越想越不甘心,木天龙再次狂吼出声。


干你老娘!你不甘心?那我们甘心了?这次换人了,换地还不是一个人,木天龙的这句不甘立即招来另外几人的无情回应。


这几个人实力还可以但形象却是更为狼狈。


噗,得到回应的木天龙再次喷出一口老血,不仅有气的,也有被雷劫轰的功劳。


我草你们老娘的!为什么都盯着老子,把你们拖进雷劫的是龙涛那个小杂种!再惹老子,老子先灭了你们!怒极了,木天龙再无一点堂堂一方大佬的尊严,立即破口大骂起来,比泼皮还泼皮。


他心里那个怒和恨啊简直没法形容,自己才是正宗的苦主,这么这些倒了八辈子祖宗霉的家伙不找龙涛反而盯着他,这让他恨不得先出手灭了这些可恨的人才好。


姓木的,有本事你来啊!灭了我们,你娘的你有那个闲功夫?有种把你老娘叫来,这里这么多人,看你老娘厉害还是我们厉害!想做我老子?有种就去找我那个死了几十年的老娘!木天龙的这声怒骂招致了更多人的回应,讽刺怒骂的什么都有。


要是搁在雷劫之前,就算借这些人十个狗胆恐怕也没有人敢吱一声,可现在不同了,老命保得住保不住还是两回事,

[-page-]

杂种,你害死老夫啦!看到被雷劫卷入其中的人越来越多,木天龙双目撑裂,差点冒血地狂骂道。

励志小故事正能量故事

滚你娘的,老子才是真正的受害者!不是你娘的渡这个什么屁劫,来自哪里用得着被雷劈!不用龙涛回骂,自有人替他出头了。


一个卖相狂猛的大汉一边狼狈的抵抗雷劫,一边怒骂。


能在雷劫中抵抗那么一两下的,绝对是实力还说得过去的,最起码也是玄神后期的,要是玄丹境的,不要多,只要雷劫来那么轻轻的一下就够了,不是焦糊一根就是焦糊一堆,没有其他的结果。


噗!木天龙这口老血喷地倒是挺扎实的,量大色泽鲜红不止,还是那种彪射的那种。


害你奶奶个头啊?老子渡劫碍着你们什么事了?屁颠颠跑过来凑什么热闹的?老子第一波雷劫根本就没受伤,现在好了,这么大的雷劫还渡个吊毛!我不甘心!好不容易修炼到这个境界,自己准备这么充分,眼看就要跨入玄婴境了,现在变了,彻底变了,越想越怒,越想越不甘心,木天龙再次狂吼出声。


干你老娘!你不甘心?那我们甘心了?这次换人了,换地还不是一个人,木天龙的这句不甘立即招来另外几人的无情回应。


这几个人实力还可以但形象却是更为狼狈。


噗,得到回应的木天龙再次喷出一口老血,不仅有气的,也有被雷劫轰的功劳。


我草你们老娘的!为什么都盯着老子,把你们拖进雷劫的是龙涛那个小杂种!再惹老子,老子先灭了你们!怒极了,木天龙再无一点堂堂一方大佬的尊严,立即破口大骂起来,比泼皮还泼皮。


他心里那个怒和恨啊简直没法形容,自己才是正宗的苦主,这么这些倒了八辈子祖宗霉的家伙不找龙涛反而盯着他,这让他恨不得先出手灭了这些可恨的人才好。


姓木的,有本事你来啊!灭了我们,你娘的你有那个闲功夫?有种把你老娘叫来,这里这么多人,看你老娘厉害还是我们厉害!想做我老子?有种就去找我那个死了几十年的老娘!木天龙的这声怒骂招致了更多人的回应,讽刺怒骂的什么都有。


要是搁在雷劫之前,就算借这些人十个狗胆恐怕也没有人敢吱一声,可现在不同了,老命保得住保不住还是两回事,

[-page-]

哪还在乎什么?万一老命保不住的话,先过过嘴瘾也好,好歹临死之前也骂过一方大佬不是?再说了,龙涛怎么可能让你木天龙渡过雷劫,这不是正宗作死吗?把矛头指向龙涛?你娘的这不是说笑的吧?不骂还能多支上一会儿,多喘一口气,说不定还能挨过这一劫,留得一条老命;骂了,说不定当场就得化着灰啊!想到这里,场中还有实力抵抗雷劫的人用目光偷瞥了一眼场中那个依旧是妖兽化身但却犹如杀神般的小家伙。

爸爸叔叔轮流上我全文

这一眼让众人更坚定了自己的想法——就算死,也先把气撒在你木天龙头上!这一眼更让众人有了一种更深的领悟——人比人气死人,绝对是真正的真理啊!之所以有这种想法和领悟,这些都来自于龙涛,来自于龙涛现在的表现。


别人不幸被雷劫卷入,不是立即死就是先重伤后死,他龙涛倒好,一边抵抗着雷劫,一边杀人杀的正欢呢!实在因为杀人而顾不上抵抗的话,那就硬挨一击。


这个时候还能杀人,我草!这小子到底是不是人啊?雷劫都敢硬扛?果真不是妖孽不横行啦!这得多强的肉体?劫雷都轰不破,这小子不会真是妖兽吧?看到龙涛的表现,很多扛不住雷劫的人在临死前总要羡慕嫉妒恨上这么一句,就连那些没死的也参与进了感叹之中。


要是让他们知道龙涛渡劫时整出的是三色玄雷劫的话,估计也就没这么大动静了。


真可惜,好不容易活到现在竟然要死了,那就死吧!可以么,还能扛得住啊?我让你扛!死在雷劫之下,你还不如死在我手里!看着在雷劫下挣扎的血龙山长老,龙涛出手前总要先来上一句,然后才下手,一爪或者一掌什么的。


此刻的龙涛依旧是妖兽化身形态,不过两条地龙上肢变了,一条是地龙的爪子,另一条却是熊掌,他觉得还是这两样有杀伤力啊!刚才倒下的这个无头尸体就是他限于雷劫给一爪子干死的,那已无任何生机的尸体上,胸口的血洞还在冒血呢,至于尚在跳动的心脏,此刻正在龙涛的爪子中。


血债是要用血来换的!平静而冷漠的话音里,龙涛将那心脏一口丢进了雕嘴里,顺势将熊掌中那被元力包裹的带血头颅往盘龙戒一收。


不收进

[-page-]

普通虚空戒,他怕自己不小心对抗雷劫的时候被雷劫轰碎。

美女人体粉鲍艺朮

噗哧噗哧,一丝丝鲜血从齿缝间滴落,更凸显了龙涛那如疯似魔的形象。


这也正是众人不敢将矛头对向龙涛的主要原因。


谁敢?谁敢说不定下一个被吃的就是谁!被龙涛所杀的皆是血龙山玄神境的长老级之人,如果顺手的话,那些还没死的玄丹巅峰也在此列。


凡是被龙涛所杀的人均都变成了一具具的无头尸体,这都因为一个誓言,墓前血誓!噗,又是一口老血喷出,这次可不是木天龙,而是安奎。


安奎此刻心中的那个恨和悔简直无法形容,用滔天都嫌档次低。


早知道这个结果,当初就算是将所有长老派出去,哪怕是暴露也值得!一个失误的判断,竟然引来如今这个惨烈的结果,自己辛辛苦苦这么多年的努力一朝全都化作流水,连命也赔上了,还外带两个老祖级的。


我恨啊!恨到极处,安奎终于仰天狂吼。


咔嚓!回应他的依旧是雷劫的无情轰击。


再受一击,安奎眼中的灰白更加的灰了,呈现出了一种死灰之色,身上的气息更是越发的萎靡。


就在这是,一道无情的声音伴随这隆隆的雷音传入了其耳中——恨?还没到时候,后面还有呢!随着这声无情之音,龙涛那妖兽之身出现在安奎的眼中。

友情链接: 广州二手车

友情链接/网站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