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正文

炙热一挺到底不停律动 儿童色slolipoppy777 最大胆

来源:网络整理2017-11-14 15:29

血戮林中,当电闪雷鸣消停之后,整个林中一片寂静,刚才的雷劫可将剩下来的那些妖兽吓着了。

高中时给老妈拍的照片

其实,就算没有先前那狂暴的雷劫,光是渡劫的那个家伙就已经够恐怖了,自打化龙谷战部离开之后,整个外围和中部区域几乎都是那个家伙的地盘,不说其实力恐怖如何,光是那个骂架的水平,就没有妖兽是他的对手。


这家伙当然就是龙马龙大爷,龙涛带着小黑一走,这家伙立马上升为土皇帝级别,除了对宗桦客气点外,其余的不管是谁都不吊,麻狂着呢!要说龙马麻狂的话,这家伙暗地里却很精明,从来不到血戮林深处惹事生非,很明显的一个欺软怕硬的家伙。


林风呼啸,那些不幸被雷劫波及到的数目有的直接被轰成灰,有的好点,光秃秃的一根焦树干,被风这么一吹,不时扬起一阵阵的木灰来。


在一片狼藉的雷劫场地中央,龙马静静地盘在一个不大的坑塘中。


别的马类妖兽就算是睡觉修炼,都是站着,这家伙倒好,盘着,好像真有点那个什么龙的习性似的。


此刻的龙马,整个身体被雷电劈的一片焦糊,不过当外层的那层焦糊之皮脱落的时候,里面的血肉上隐隐地有着一片片疑是龙鳞一片的血痂呈现出来,排列地还比较整齐,就是马尾巴上那潇洒酷帅的长毛也消失不见,同样隐隐地有着血痂呈现出来。


蹄子上尖爪这个时候也无意识地伸了出来,不长,最多小半尺,不过爪尖那闪烁的幽幽寒光,证明了这可不是什么装饰品,而是绝对的大杀器。


它头顶上的那对古怪龙角倒是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只是长了一点,当初被小黑啃噬的痕迹已经消失不见,而且上面的螺纹变得更密集了一些,颜色也变得有些沉,偏向于暗红。


好不容易才静下来,附近的一些妖兽畏畏缩缩地潜行过来,想看个究竟,甚至还想拍拍马屁什么的。


对于妖兽来说,没有化形之前是没有什么时间概念的,除了吃还是吃,剩下的也就是睡觉和屎尿。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当一些胆大些的妖兽好不容易才磨蹭到场地边上的时候,中间的龙马醒了,不说精神抖擞,至少不是那种一般妖兽渡过雷劫后那种要死不活的凄惨之样。


龙马醒

[-page-]

血戮林中,当电闪雷鸣消停之后,整个林中一片寂静,刚才的雷劫可将剩下来的那些妖兽吓着了。

震动的按摩棒花核玉势

其实,就算没有先前那狂暴的雷劫,光是渡劫的那个家伙就已经够恐怖了,自打化龙谷战部离开之后,整个外围和中部区域几乎都是那个家伙的地盘,不说其实力恐怖如何,光是那个骂架的水平,就没有妖兽是他的对手。


这家伙当然就是龙马龙大爷,龙涛带着小黑一走,这家伙立马上升为土皇帝级别,除了对宗桦客气点外,其余的不管是谁都不吊,麻狂着呢!要说龙马麻狂的话,这家伙暗地里却很精明,从来不到血戮林深处惹事生非,很明显的一个欺软怕硬的家伙。


林风呼啸,那些不幸被雷劫波及到的数目有的直接被轰成灰,有的好点,光秃秃的一根焦树干,被风这么一吹,不时扬起一阵阵的木灰来。


在一片狼藉的雷劫场地中央,龙马静静地盘在一个不大的坑塘中。


别的马类妖兽就算是睡觉修炼,都是站着,这家伙倒好,盘着,好像真有点那个什么龙的习性似的。


此刻的龙马,整个身体被雷电劈的一片焦糊,不过当外层的那层焦糊之皮脱落的时候,里面的血肉上隐隐地有着一片片疑是龙鳞一片的血痂呈现出来,排列地还比较整齐,就是马尾巴上那潇洒酷帅的长毛也消失不见,同样隐隐地有着血痂呈现出来。


蹄子上尖爪这个时候也无意识地伸了出来,不长,最多小半尺,不过爪尖那闪烁的幽幽寒光,证明了这可不是什么装饰品,而是绝对的大杀器。


它头顶上的那对古怪龙角倒是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只是长了一点,当初被小黑啃噬的痕迹已经消失不见,而且上面的螺纹变得更密集了一些,颜色也变得有些沉,偏向于暗红。


好不容易才静下来,附近的一些妖兽畏畏缩缩地潜行过来,想看个究竟,甚至还想拍拍马屁什么的。


对于妖兽来说,没有化形之前是没有什么时间概念的,除了吃还是吃,剩下的也就是睡觉和屎尿。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当一些胆大些的妖兽好不容易才磨蹭到场地边上的时候,中间的龙马醒了,不说精神抖擞,至少不是那种一般妖兽渡过雷劫后那种要死不活的凄惨之样。


龙马醒

[-page-]

了,寂静的血戮林不再寂静,伴随着众多妖兽豕突狼奔的是龙马那得意而猖狂的嚎叫。

我和母亲真实经历

喔哈哈!没想到龙爷竟然还有这么牛逼的传承!龙爷我有这实力,谁敢和龙爷屌,龙爷我踩踏个心肝脾肺胃!哼!以后龙爷出脚还有什么事撂不倒?颤抖吧!黑哥!颤抖吧!老大!接下来就让龙爷给你们按摩按摩,也好知道龙爷的厉害,喔哈哈龙马那得意的嚎叫足足坚持了一刻多钟,说狂妄简直有点嫌档次低,用狂破天来形容还差不多。


大喜大悲,乐极生悲,古人从来就没有说过错的!一个短暂的停顿之后,得意的狂叫变成了惨绝人寰的惨嚎——我擦!我去他大爷的啊!好像传承中说爷这一代就爷一个,那那那爷的性福怎么办?爷也想生个娃啊!爷也想要个母的啊!苍天啊大地,你就行行好,在诞生一个不就得了,求你啦!不对!爷进阶了,那几个货那么妖孽,实力肯定也会增长的,我靠!难道龙爷还要一辈子受他们的欺压?我不服啊算了,等老大他们回来后试试手脚再说,说不定爷能将老大几个都收拾了,那个时候爽!怎么就那么爽呢!惨嚎时间也不短,不过惨嚎过后又变成了得意,还越发的厉害了起来。


小马同志这一惊一乍的反复变化,可害苦了附近的妖兽,一个个心惊胆颤地匍匐在地上,不说吱上一声,就是大口喘气都不敢,很多家伙甚至连屎尿也给憋住了,尿尿拉屎的动静也不小的。


人在高兴的时候不能触眉头,生气的时候就更不能触霉头了。


龙马大爷的霉头,那是打死也不能触地!血龙山,血龙峰之前,扩大版的雷劫依旧坚挺着,不过已经没有了先前那种狂轰滥炸的势头,这让场中那些还能拼死坚持的家伙看到了一丝曙光。


不该渡雷劫而渡过,绝对是有莫大好处的,最起码也能凑上一分宝贵的经验,说不定肉体还能有所收获,变得更加强悍,想到此处,剩下来的人再也没有了看热闹的心思,哪怕是龙涛想要灭杀玄婴强者贺残也吸引不了众人的目光。


这种心理就跟欠债心理一样,欠个几万十几万的,还能看到还清的希望,所以能够脚踏实地苦上一阵,如果欠债欠个上千万上亿的话,对不起,

[-page-]

看不到什么时候能还清,那就该玩的玩该胡的胡,最多烂命一条,还能怎地?虱多不痒债多不愁!不顾浑身的伤痛,再次活动了一下又麻又痛的双臂,龙涛吐出口中的残血,用手抹了一下,在嘴角拉出几条狰狞的血丝,老残废的,再来!哥今个儿就欺负你残废怎的,不服你咬我啊!小畜生,没想到你的嘴比你的实力还高,要是有本事再来啊!贺残的胸脯急剧地一阵起伏,两条腿在长跑的遮掩下拼命地颤抖着,将长袍抖地就像造人的被窝筒似的,不仅有力竭累的,也有气的。

啊恩啊恩粗暴挺入

贺残老同志忍着剧痛吐出口中的淤血,不想因为力竭的原因,淤血没吐远,倒是有不少顺着嘴角流下滴落在那几根稀疏的山羊胡上,更显得狼狈无比。


哎呦,老残废,你个老东西不仅长地与众不同,少一条胳膊就算了,现在连胡子也变成红的了,你以为这就帅啊?还有,你那两条腿抖什么抖?命都快没了,还拽地跟二五八万似的,我呸!龙涛的辱骂很是恶毒。


要不是龙涛这恶毒的辱骂导致贺残不能冷静下来的话,恐怕这一战还要更为的惨烈一些。


骂,是一门艺术,也是一种手段。


对于龙涛这个灵魂来自于拥有几千年文化古国的人来说,不说登峰造极,起码也是大成的水准,已经无限接近于骂人宗师。


我我贺残单手指着龙涛气得满脸酱紫,一句完整的话也说不出来。


不是贺残不想拼杀龙涛,实在是他已经没有力气了。


要是比拼元力的浑厚,贺残还有点底气,可是要想比拼肉体强悍,他哪是雷劫中打滚过来的龙涛的对手。


在雷劫中,境界实力越高,享受地也相对更为的丰盛,所以,当龙涛找上贺残的时候,贺残比在雷劫中杀了众多人的龙涛还要不堪,能够跟龙涛拼到现在已经大大的不错了。


算了,哥还要杀另一个老残废,就不跟你啰嗦了。


龙涛右脚一踏地面即将射出,给予贺残最后的灭杀一击。


就在这时,龙涛突然一个大大的喷嚏。


我日!这个时候谁想哥了?灵魂深处,那来自于前世的迷信,让龙涛暂停了一下最后的一击。


没有到达一定的境界,就不可能产生那种冥冥中的预感,龙涛的这种感觉纯粹是瞎蒙的。


要是让龙涛

[-page-]

知道是龙马祈祷的话,估计龙爷连小马哥都没得做了,就是想也不能在这个时候想不是么?死!抛开刚才的想法,龙涛再次启动身形,冲杀了上去。

军婚燃烧媳妇太彪悍

面对着再次杀过来的龙涛,贺残的老脸上露出深深的不甘,他知道,这次玩了!正如贺残预料的那样,龙涛依靠几个经典的武术动作便干掉了贺残,没有犹豫,龙涛收起了贺残的残尸。


转眼看了一下周围那些还在为老命而努力的倒霉蛋,龙涛露出一丝歉意,毕竟这些家伙可都是自己给殃及的,虽然也有个人本身的原因,但如果不是龙涛的疯狂,众人也不会如此倒霉,如此的拼命。


这一次死了不少人啊!龙涛看了一眼地面上那些焦黑的灰烬,略带愧疚地低叹了一声。


不过龙涛也没太过将这事放在心上,他知道在天玄界,不说神境强者,就是虚天境的一怒,死的人恐怕也比这次多得多。


抛却缠绕在心头的愧疚,龙涛再次奔向了下一个目标——贺疾。


对龙涛来说,灭杀贺疾恐怕更为的容易一些,因为贺疾早就被龙雷三小给干得气喘吁吁的了。


灭杀了展锋,龙雷带着小黑和四眼便找了过来,看到龙涛正在力拼贺残,于是将目标定位了,定位在贺疾身上,这三个早就跟龙涛混在一起的家伙都明白,龙涛肯定还是要灭杀贺疾的。


虽然龙涛自身也是伤重有种力竭的感觉,但是相比于贺疾来说还是要好上很多。


杀贺疾的过程简单明了,方式依旧保留了化龙谷的传统——群殴!龙涛、龙雷,外加小黑和四眼,四个殴一个,简直就是蹂躏,贺疾连像样的反抗也没做出便被几个家伙给干了。


不说伤重垂死的贺疾,就上生龙活虎的,外带上苍恩赐一条手臂,恐怕对上龙涛四个阴险的妖孽,结果也不会有任何的改变,最多是挣扎的过程有些激烈罢了!雷儿,黑子,四眼,来!这下就等雷劫结束了!已经有好些时候没有雷柱轰击下来,龙涛知道雷劫也快结束了,加上这次自己的目标得以实现,心情大好之下,随手掏出一把丹药,嚼都没嚼,咕噜一声咽了下去,然后招呼龙雷三小过去。


有天炎和九幽在,丹药炼化根本不是问题,有龙雷在,接下来根本不考虑剩余的雷劫轰杀

[-page-]

后面挺入嗯啊不要

不知道雷劫结束后,看到这个场面,那些老家伙会是个什么表情,估计有些人会比迟了苍蝇还难看吧?哼哼,没有哥搞这么大的场面,你们这些人哪有那福分精到这些老家伙?不知道接下来这些老家伙们会不会动手干一架?要不雷劫结束后提着这两个老东西出去,威风一下?感觉无所事事的龙涛盘坐在地上,一边炼化丹药疗伤恢复,一边扛着三小开始胡思乱想起来。

友情链接: 广州二手车

友情链接/网站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