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正文

门卫大爷干校花小说 宝贝你夹的真紧爸爸 三个人

来源:网络整理2017-11-14 15:56

这怎么可能?这样的雷劫都没事,还能杀掉木天龙和贺残贺疾,他娘的,这小子太妖孽了!这小子做事疯狂、狠辣,心机很深,绝对有成为一方霸主的潜力!现在玄神境就这样,将来还得了?看来此子不可留,必须趁现在抹杀掉!不错,养虎遗患,不能让这小子成长起来,否则将来定是我贺家的大敌!血龙峰后方云层之中,来自于南剑王朝的一帮玄婴境的老头子看到龙涛手提贺残贺疾的尸体出现在场中,全都满脸的惊诧,随后一丝愤怒和惊恐流露出来,全都赞成现在出手抹杀龙涛。

爷爷开诊所妈妈去看病

天才很多,但能成长起来的天才却很少,木秀于林风必摧之!龙涛现在就是棵已现潜力的擎天巨木。


这样的人,多数都会被对手抹杀于未成长之时,龙涛面对的处境也不例外。


老祖,出手吧!不能让这小子活下去!五人同时虚步上前,躬身请求。


等一下,等他们人到齐了,我再出手!贺天南的老脸气得就像猪腰子,又像紫茄子,一下子损失两位玄婴境,这不仅是对贺家,就是对整个南剑王朝来说,都是天大的损失。


培养一个玄婴境的强者不仅要耗费很多的物资,更耗费的是心血,一下子就去了两个,不杀龙涛岂能摆平心头之恨。


贺天南这么一说,后面几人立即不再吱声,心中升起一股股的佩服,不亏是老祖,这时候都能沉得住气,想要来个一锅端。


残儿和疾儿的玄神还在,找到合适的肉体同样可以继续修炼。


到时候我先出手,你们就在这里等着,以防变化。


贺天南脸色虽然不好,但眼力依旧,想了想之后,沉声嘱咐道。


是,老祖!贺天南的安排就是不对,几人也不敢反对,更何况贺天南还没错。


哈哈,好小子!真有你的,不亏是我龙震天的玄孙,哈哈!龙震天人没到,身形还在半空,但那得意的笑声便响彻在天际。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这次你真让童叔大开了眼界。


在你面前,童叔不服不行啊!落定身形后,童承志伸手轻拍龙涛的胸脯,同样的赞叹不断。


幸亏他拍的力度不大,没有动用元力,要不然就有他苦头吃了。


兴奋中的童承志并没有发现龙涛肩头上,小黑的两只虫眸中不显眼的流露出一丝精光,就是龙雷

[-page-]

这怎么可能?这样的雷劫都没事,还能杀掉木天龙和贺残贺疾,他娘的,这小子太妖孽了!这小子做事疯狂、狠辣,心机很深,绝对有成为一方霸主的潜力!现在玄神境就这样,将来还得了?看来此子不可留,必须趁现在抹杀掉!不错,养虎遗患,不能让这小子成长起来,否则将来定是我贺家的大敌!血龙峰后方云层之中,来自于南剑王朝的一帮玄婴境的老头子看到龙涛手提贺残贺疾的尸体出现在场中,全都满脸的惊诧,随后一丝愤怒和惊恐流露出来,全都赞成现在出手抹杀龙涛。

恋熟屋靠谱么

天才很多,但能成长起来的天才却很少,木秀于林风必摧之!龙涛现在就是棵已现潜力的擎天巨木。


这样的人,多数都会被对手抹杀于未成长之时,龙涛面对的处境也不例外。


老祖,出手吧!不能让这小子活下去!五人同时虚步上前,躬身请求。


等一下,等他们人到齐了,我再出手!贺天南的老脸气得就像猪腰子,又像紫茄子,一下子损失两位玄婴境,这不仅是对贺家,就是对整个南剑王朝来说,都是天大的损失。


培养一个玄婴境的强者不仅要耗费很多的物资,更耗费的是心血,一下子就去了两个,不杀龙涛岂能摆平心头之恨。


贺天南这么一说,后面几人立即不再吱声,心中升起一股股的佩服,不亏是老祖,这时候都能沉得住气,想要来个一锅端。


残儿和疾儿的玄神还在,找到合适的肉体同样可以继续修炼。


到时候我先出手,你们就在这里等着,以防变化。


贺天南脸色虽然不好,但眼力依旧,想了想之后,沉声嘱咐道。


是,老祖!贺天南的安排就是不对,几人也不敢反对,更何况贺天南还没错。


哈哈,好小子!真有你的,不亏是我龙震天的玄孙,哈哈!龙震天人没到,身形还在半空,但那得意的笑声便响彻在天际。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这次你真让童叔大开了眼界。


在你面前,童叔不服不行啊!落定身形后,童承志伸手轻拍龙涛的胸脯,同样的赞叹不断。


幸亏他拍的力度不大,没有动用元力,要不然就有他苦头吃了。


兴奋中的童承志并没有发现龙涛肩头上,小黑的两只虫眸中不显眼的流露出一丝精光,就是龙雷

[-page-]

的小手也在衣袖之间握了握,那可是他出手放电前的习惯动作。

在线播放微拍福利视频

接下来,实力低些,速度不尽相同的蝗虫们到了,顿时将龙涛围的是里三层外三层,比闹洞房还热闹。


当然了,紧靠近龙涛的当然是化龙谷的几个大佬级蝗虫,一时间教训的有,批评的有,赞赏的也有,简直就是不绝于耳,将龙涛吵地那是一个头两个大。


很多小蝗虫根本见不到龙涛的面,只能在外围鬼喊鬼叫地吼上一阵。


让!让!让!徐虎到了,他这一兴奋,脸颊上的刀疤立即又泛红了,就像一条大蜈蚣似的。


跟在徐虎后面的当然是姜清林父女啦,不过这个时候,姜清林也不好和别人争抢,化龙谷战部见过他的不多,不一定肯卖面子给他让路。


他不行,总不能让姜芸和一帮老爷们妖兽去挤吧?可徐虎就不同了,老大收下的第一个人类打手,谁不知道?没看见么?那个红蜈蚣似的刀疤就是身份的证明!再说了,众人不认识姜清林哪有认不出姜芸的道理,龙涛和姜芸的事儿各战部早就传开了。


让啊,快让!嫂子来了!嫂子好!早就乱成一锅粥的众人立马你推我挤地让开一条通道,一边挤着还一边嬉笑着喊道。


见到这么多人,本来就有些羞涩的姜芸被众人这么嫂子、嫂子的一叫唤,立刻脸红了,直接红到脖颈。


至于胸脯红没红,没有人敢伸手证明,开玩笑,老大的女人谁敢动?羞涩间,姜芸立刻在通道间飞奔起来,直扑龙涛而去。


好不容易才死缠烂打地要求跟了过来,不想连龙涛的面还没见着便被姜清林给禁制了,当时就气哭了,接下来看到龙涛不顾性命地大战玄婴,将玄婴境的强者拖进雷劫,姜芸的一颗芳心差点崩溃,她觉得龙涛死了的话,自己也不想活了,紧咬的下唇到现在还留有一排清晰的齿印。


等到她来到龙涛面前的时候,羞涩被欣喜替代了,不顾众人的目光,一头就扑到了龙涛的怀里,紧紧地搂着。


看到这一幕,众人忍着笑识趣地退开了一些距离,大佬级的找借口朝着姜清林迎了上去,就连龙涛肩头的龙雷和小黑四眼也主动跑到了别人的肩上。


小黑霸占的是龙炎肩头,龙雷霸占了屠飞肩头,四眼只好吃点苦,趴在了熊

[-page-]

霸天的肩上。

电影槟榔西施

说它吃苦,那是因为熊霸天比起两人来不太爱修边幅,身上的味儿比较大点,刺鼻一点。


其实,就这一点,老熊通知都不知道被熊倩收拾了多少顿,不过愣就是没改过来。


两手提着贺残贺疾,龙涛不好反过来去搂姜芸,只好低下头来,将嘴凑近姜芸的耳垂轻语道丫头,轻点,你顶着哥了!这时候有很多话可说,说的还能很感动人,可龙涛却好歹不歹地冒出了这一句。


他不知道自己为啥非要说这句话,只好归咎于深藏在灵魂中前世钓马子的习惯语言了。


不过话一出口,他便知道不好。


本来因为龙涛低头靠地就比较近,那呵出的热气吹在姜芸那晶莹的耳垂上,便让姜芸再次羞红了脸,不想无意间的一个轻碰,更让姜芸的笑脸变得更红。


龙涛的这句话说完,姜芸先是一愣,随后脸红得就像滴血一般,因为她悟出了龙涛话里的意思。


哼!大色狼!姜芸的声音很小,连龙涛听着都有点模糊,不过姜芸倒是没松开抱着的双手。


接下来正如龙涛的预感那样,腰部传来的疼痛让龙涛龇牙咧嘴起来,那里的肌肉在姜芸的巧手之下,早就顺时针旋转了三百六十度。


我让你乱说!姜芸这次的话终于让龙涛听清楚了,不过龙涛随即感觉都腰部肌肉的旋转角度变大了,成了一个品牌——361。


啊!姜芸的动作牵动了龙涛一身的伤痛,使得龙涛再也冷不住,发出一声短促的惨叫。


丢人丢大了!惨叫一出口龙涛便知不妙。


果然,听到他这声惨叫,本来退走的人群全都转过身来,好奇地看着他俩。


龙涛这么一叫,姜芸才回过神来——龙涛才经历过大战和雷劫,肯定有伤!又是懊悔又是羞怒,姜芸只得将小脸再次埋到龙涛的怀里,不能让别人看出来!好爽啊!没想到哥一次能干掉两个玄婴境的!没办法,龙涛只得没话找话,为自己的惨叫寻找借口。


这借口也太蹩脚了吧?看到这情形,众人就是用屁股也大概猜到发生了什么,立刻用鄙视的目光看向龙涛,随后便是一阵不怀好意的哄笑声。


还别说,龙涛的这个蹩脚的借口差点让有些人一头从天上栽下来。


刚刚赶到近处天空的贺天南听到龙涛这么一叫,那个怒火

[-page-]

啊,差点玩了一出,如果不是贺残贺疾的玄神还在龙涛手里,贺天南觉得自己肯定忍不住一掌拍下去,杀一个是一个,全杀了才解恨,龙涛这小子实在太气人了!小子,将你手里的尸体交给老夫,否则,今天你们这些人都得死!就在众人哄笑声达到的时候,一声苍老而如巨雷般的声音在众人头顶上空响起,话音里充满了杀气。

@好好的日在线中文字幕

布阵!头顶上空的声音还没有完全落下,龙刀稚嫩的命令贯彻全场。


一阵人影晃动,短短的眨眼功夫,化龙谷战部便初步布好了阵型,起码可以应付突然的袭击。


嗖嗖,两道身影一晃之下消失在原地,挡在了龙涛的面前。


作为在场实力最高的两人,童承志和龙震天的动作更为的迅疾和快速,两人身上那属于玄婴境的气息笼罩于众人,元力的波动震得两人衣衫啪啪作响。


原本紧抱这龙涛的姜芸脸色一变,立刻松开龙涛,转身挡在了龙涛的身前,就像一头护崽的母兽。


她的这个下意识动作,让龙涛眼中流露出一丝柔情,可惜她没看到。


还真来了?哥果然料事如神啊!看着上方的虚空,龙涛嘴角的一抹弧度悄然显现。


丫头,别怕,有哥在,没事!龙涛伸头轻轻在姜芸的耳边说到。


轰,虚空中一阵剧烈的波动,流云四散,贺天南现出身形。


你是?童承志感受到来人气息的狂猛,双眼一眯,沉声问道。


作为新晋的玄婴境,他还真就没见过贺天南。


老夫贺天南!贺天南虚踏半空,双手背后,眼神漠然地看着下方的众人,仿若地上的十几万人就是蝼蚁一样,一副高人模样。


贺天南?听到这三个字,童承志和龙震天脸色一变,一丝紧张浮现出来。


童叔,太爷放心,没事的!感受到两人的紧张,龙涛低声说道。


贺天南?谁啊?没听说过!不过卖相看上去还是听牛逼的。


龙震天两人还没开口,龙涛倒是先跳了出来,口气轻佻,充满了嘲弄之意。


哼!口舌之利有何用,乖乖按老夫说的去做,今天给你们在场的这人一个痛快!贺天南很是明显地深吸了一口气,这才强忍着怒气脸色冰冷地地回道。


威胁哥,是么?龙涛嘴角的弧度由向上变成了向下,话音阴冷,一股煞气以其为中心逐渐弥漫开来

[-page-]

湿成这样湿还说不要
友情链接: 广州二手车

友情链接/网站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