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正文

中国最大胆观阴艺术 不要~啊~不要~啊~皇上 生活

来源:网络整理2017-11-14 18:13

碧水潭,风停浪止,幽绿的潭面仿若一面万年古镜,透露出一股深幽和神秘。

对校花琪琪为所欲为

突然,潭中水面翻滚,一道水柱暴冲而上,犹如狰狞水龙,一人一虫急速从水柱中冲出,朝化龙谷方向狂飙而去。


我看你们能跑哪去!又是一条水龙升起,一道虚幻之影从中射出,一边追还一边嚎叫着威胁。


那不是少谷主吗?他又惹着谁了?碧水潭边,临水阁上,一帮女子看着眼前这一幕,全都满脸好奇。


没事,后面那是离老!一道倩影从楼梯拐角处转出,雨云撇撇嘴,满不在乎,有些慵懒。


如今的她可是今非昔比,在化龙谷后勤部,也算得上头面人物。


以她和龙涛及雷豹雷横的关系,当然比别人多知道一些有关龙涛的事情。


正如雨云所说那样,虽然龙涛和离魂一路上大呼小叫狂嚎不止,可却没有一个人出手拦击,甚至还乐呵呵地站到一旁看起热闹来。


化龙洞,惨叫声一浪高过一浪,可惜无人知晓。


直到好久之后,惨叫才告结束。


死小黑,给哥快点!被人狂踹一顿的怒火,龙涛劈头盖脸地全部转嫁给小黑。


此刻的他,依旧生龙活虎,一点没有受伤的样子。


不过,除了四肢和头部,臀部和身体上差不多被脚印给盖了个遍,形象毁地一塌糊涂,这就是他调戏离魂的后果。


老苍,接客啦!一刻之后,青天洞府响起了一声极其类似青楼龟公的嚎叫,龙涛看向一旁的离魂,满脸的奸笑,刚才被踹的事差不多忘到八国去了,嘴皮一张又开始调戏起离魂来。


嗯,刚才踹屁股的那个感觉好像蛮爽的!离魂双手背后,斜仰看天,像是自言自语。


呃,老苍啊,老离回来啦,快过来拜见!离魂的自言自语让龙涛一个哆嗦,立即更换口气,变成了皇宫总管一般。


嚎叫当然没有效果,因为苍格离此还远着呢!老离,黑子,走咯!龙涛一声吆喝,带头朝前方射去。


跟离魂混到现在,他至少学到两样本领,一是健忘,前脚被揍,后脚就忘;第二个嘛,就是耐揍,现在的他被离魂踹上一脚两脚的,根本无所谓,这其中离魂有很大的功劳,换了别人,别说玄神境的,就是玄婴境的也早就踹地死死不透气。


万法殿,这是自龙涛和离魂离去后苍格待得

[-page-]

碧水潭,风停浪止,幽绿的潭面仿若一面万年古镜,透露出一股深幽和神秘。

日韩大片高清播放器

突然,潭中水面翻滚,一道水柱暴冲而上,犹如狰狞水龙,一人一虫急速从水柱中冲出,朝化龙谷方向狂飙而去。


我看你们能跑哪去!又是一条水龙升起,一道虚幻之影从中射出,一边追还一边嚎叫着威胁。


那不是少谷主吗?他又惹着谁了?碧水潭边,临水阁上,一帮女子看着眼前这一幕,全都满脸好奇。


没事,后面那是离老!一道倩影从楼梯拐角处转出,雨云撇撇嘴,满不在乎,有些慵懒。


如今的她可是今非昔比,在化龙谷后勤部,也算得上头面人物。


以她和龙涛及雷豹雷横的关系,当然比别人多知道一些有关龙涛的事情。


正如雨云所说那样,虽然龙涛和离魂一路上大呼小叫狂嚎不止,可却没有一个人出手拦击,甚至还乐呵呵地站到一旁看起热闹来。


化龙洞,惨叫声一浪高过一浪,可惜无人知晓。


直到好久之后,惨叫才告结束。


死小黑,给哥快点!被人狂踹一顿的怒火,龙涛劈头盖脸地全部转嫁给小黑。


此刻的他,依旧生龙活虎,一点没有受伤的样子。


不过,除了四肢和头部,臀部和身体上差不多被脚印给盖了个遍,形象毁地一塌糊涂,这就是他调戏离魂的后果。


老苍,接客啦!一刻之后,青天洞府响起了一声极其类似青楼龟公的嚎叫,龙涛看向一旁的离魂,满脸的奸笑,刚才被踹的事差不多忘到八国去了,嘴皮一张又开始调戏起离魂来。


嗯,刚才踹屁股的那个感觉好像蛮爽的!离魂双手背后,斜仰看天,像是自言自语。


呃,老苍啊,老离回来啦,快过来拜见!离魂的自言自语让龙涛一个哆嗦,立即更换口气,变成了皇宫总管一般。


嚎叫当然没有效果,因为苍格离此还远着呢!老离,黑子,走咯!龙涛一声吆喝,带头朝前方射去。


跟离魂混到现在,他至少学到两样本领,一是健忘,前脚被揍,后脚就忘;第二个嘛,就是耐揍,现在的他被离魂踹上一脚两脚的,根本无所谓,这其中离魂有很大的功劳,换了别人,别说玄神境的,就是玄婴境的也早就踹地死死不透气。


万法殿,这是自龙涛和离魂离去后苍格待得

[-page-]

最多的地方。

啊不要再塞冰块了好胀

站在窗前的石桌旁,呆呆地看着中央的巨大石桌,那是龙涛曾经修炼地阶功法的地方,恍惚中,一道小小的身影依旧坐于其上,无论脸色如何变幻,即便满脸痛苦,可那丝坚毅却从来没有消失过龙涛,一别数年,不知道你小子咋样了离魂啊,要是这小子掉了一根头发,老苍我就跟你拼了!人老追忆多,神也不例外,除非无情之人。


这些话,这几年,苍格都不知道呢咕了多少遍,若有人,恐怕早就双耳生茧了。


突然间,一股心血来潮,无法平定,苍格老眼瞪大,怎么回事?这感觉老苍隐隐的,好像有一丝嚎叫声传来。


是龙涛!苍格虚幻的身影一颤,老脸上迸发出狂喜之色。


哎——大声狂应,苍格的身影消失在万法殿中,直接是从窗口消失的。


老苍、老苍龙神殿中,龙涛站在巨骨之下,连声呼喊,可惜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欣喜声逐渐变了,紧张紧张中带着一丝哭腔人呐,或许一眼,以命相共,又或许一生相伴,老来成仇。


龙涛和苍格相处不久,但那感情却堪比一生相伴。


如果不是苍格,换一个人的话,或许龙涛当年就得丢掉小命;如果不是苍格,也绝对没有龙涛的今天在龙涛内心深处,苍格很重要——重要到几乎和媚心颜同等地步!离魂站在一旁默默地看着龙涛,没有任何的劝解、劝慰,也不曾发出一丝提醒。


你小子还知道回来看我老苍啊!就在龙涛泫然欲泣之时,龙神殿殿门口,一道光影如电射进,狂喜的虚假责备响彻在殿中。


老苍?龙涛一滞,破涕为笑,迎着光影扑了过去。


一番感慨,一番叙旧,一番唠叨,仿若多年不曾相见的亲人老离!你明知道老苍没事,也不提醒一声,是不是想看哥笑话?找踹了不是?听上去是问,实则上话没问完,脚已踹出,龙涛这招本就学自离魂。


我这是教会徒弟踹死师傅,作孽啊!离魂闪过一旁,连嚎带叫,难得一次没还手。


离魂,你?苍格有些愕然地看着这一幕。


老离?就算他苍格也不敢这么随意乱叫,更别说动脚踹了,以离魂那性格那还不捅破天?他猜到一种可能。


苍格啊,这次我带龙涛小子过来,就是为了神座的那两部天阶功法,你

[-page-]

看是不是拿出来啊?离魂端起架子,慢悠悠说道。

嗯哈王爷太粗长了

这都好几年了,他还没有这样端架子过,龙震天、龙炎等人,那不值得他端架子,可在龙涛面前端架子更是一个笑话,他离魂前脚搭架子,龙涛后脚便给他踹倒,实在是对象难找啊!噗天阶功法?你想害他不成!看到离魂那一边端架子一边斜瞄龙涛防踹的样子,苍格差点笑出声来,等他反应过离魂的话来,顿时满脸震惊,转而怒色浮现。


青天留下的天阶功法,修炼的最低界限也是玄婴,可这小子当初来才化丹境,就算如今看来最多也不过玄神境,这境界修炼,纯属找死!离魂,今天你不说清楚,我苍格绝对不会让龙涛修炼的,我宁可毁了功法也不能毁了龙涛!为了龙涛,苍格几乎说翻脸就翻脸,满脸决然之情。


唉你别看他境界低,可玄婴境的却照杀不误,多次招惹雷劫,肉体强度已够。


这小子识海之大,玄神之强,你也知道。


为了你,我不得不让这小子提前修炼啊,有些事,我回头跟你说。


架子没摆成,离魂像是知道苍格会有这样反应一般,一叹之后,简单地解释了一下。


这、这这了半天,屁也没有一个,苍格反手一伸,一只古朴玉匣出现在其掌中。


诺,拿去!苍格随手将玉匣抛给龙涛,毫无不舍之意。


你一直将功法放在身上?离魂诧异地问道。


当然,自你们离开后,我便取来放到身边。


我怕哪一天会有意外,到时候我也好及时毁了它。


就算不能让龙涛修炼,我也不能让它给龙涛带来威胁。


苍格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老苍,谢了!龙涛哪会不明白苍格话里的意思,感动之下只有如此一句。


打开玉匣,一块散发朦胧金光的古骨静卧其中,滔天的威压随着玉匣的打开弥漫于大殿之中。


这是?感受到来自古骨的威压,龙涛无比震惊。


这是青天神座当年体内的一块退化之骨,被神座炼化用来记录功法的。


一块退化的骨头竟然有这样的威压,那当年的青天实力会恐怖到何等境界?龙涛心海翻腾。


伸手抓起古骨,龙涛顿感眼前一片流光闪烁,一股海潮般的信息顺着手掌涌入其识海。


砰!龙涛直挺挺的往后一倒,就此昏迷。


等到被龙涛握在手中的古骨

[-page-]

上流光逝去,才咔嚓一声脆响而崩碎,化作一片飞灰,滔天威压也跟着消失不见。

男生用震电棒折磨女生

没事吧?等了半天,不见龙涛醒来,离魂开始担心起来。


应该没事吧,要是有问题,他就不会这样了,要么当场识海崩溃而亡,要么被震成傻子。


苍格的回答也是不太肯定。


苍格,龙涛有事,看我怎么收拾你!一听苍格说地不肯定,离魂立即翻脸,一点不输于刚才苍格的速度。


不是你要提议他修炼的!苍格同样担心,在听离魂这口气,顿时怒火翻腾。


我不管!反正这小子有问题,你死定了!离魂很武断,不予反驳。


怕你不成!苍格怒极反笑。

友情链接: 广州二手车

友情链接/网站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