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高铁“泊车员”:深夜开高铁比踩单车还慢(图)

唐朝雄确认监控器输入正确

高铁‘泊车员’

深夜开高铁 比踩单车还慢

23时20分,深圳北站内,当天最后一趟G6141次列车即将到来。唐朝雄看了看时间,再一次核对设备准确无误后,拎起工作包往接车台走去,“该准备接车了”。

23时47分,列车准点到站。唐朝雄按作业程序和G6141该班次值乘司机展开工作交接。随后,他调整座椅,目视前方、呼唤应答,操纵着CRH380和谐动车组缓缓开向最终目的地——“动车所”。

在那里,他要和同事们给车组“洗个澡”,再顺便“做个体检”。春运期间,广深线上增开了好几趟列车,指导司机唐朝雄主动顶上补位,“列车白天运行,晚上也要好好休息,我们就是高铁‘泊车员’”。

唐朝雄口中的高铁“泊车员”,职名叫做“高铁地勤司机”,主要担负操纵机车从终点站台到动车所那段短距离、常限速的牵引任务。

昼伏夜出:休息时上交手机 出乘前全盘预想

中午12时,值当天夜班的唐朝雄就出现在了广州机务段深圳北动车地勤所(以下简称“深北所”)。

“每天下午1点到5点,是地勤夜班司机规定的休息时间。”他告诉记者,当天值夜班的司机得提前回到公寓里休息,并按要求将手机上交到统一的柜子里锁好。

“G6001次列车现在叫班,到达时间为17时58分,请108房司机准备出乘”。下午5点,深北所休息公寓里按值班计划准点响起了广播。司机们纷纷起床洗漱准备工作。

“等你们晚上都回家了,我们的工作才刚刚开始。”唐朝雄告诉记者,白天高铁列车都在线路上运行,对动车组进行联检、检查、试验、重联、解编、调车等多项作业都将罗列在夜间集中展开。而从2月1日春运开始,深北所夜间最高峰可达到30多趟的调车作业,“任务很重”。

深北所有个传统,在每天出乘之前,唐朝雄都要组织司机进行预想会,再三强调规章制度和注意事项后,才陆续发放当日作业计划。

这一天,唐朝雄也接到了自己的出乘指令。他按规定时间来到派班室,先在司机手账本里抄下担当区域的限速,写上注意事项,然后交给出勤机调员盖章确认,然后是酒精测试、出勤签到。

“每一次出乘前都要做好预想。”他告诉记者,一个合格的地勤司机必须对执行作业有通盘的把握。如:值乘担当的机车车型、当天的天气如何、有哪些限速、停放股道、发生应急事件如何处置等,这些流程步骤在开车前都得在脑海中过一遍,并确保清楚无碍后才能开始作业。

唐朝雄值乘的是G6141次。和当班司机交接钥匙之后,他在不足3平方米的驾驶室内逐一检查确认:电器柜的开关状态、位置,操纵台正前方显示屏的数据显示是否正常、状态是否良好。

没过多久,他收到了前进指令。与车站值班员再次确认信号后,他轻轻推动手柄,以不到15公里的时速启动高铁前往地勤所。

“正线司机操纵时速度信号由ATP等设备控制,但地勤作业中这些全由人来控制。”唐朝雄说,这就跟开汽车没有导航、没有助力转向的感觉差不多,这对地勤司机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稍不留神就会酿成事故”。

手动驾驶:上半夜清洁检修 下半夜送车出库

唐朝雄估算过,值一个夜班,地勤司机至少要驾驶七八趟不同的列车往返于深圳北站和深北所,每一次走行时间13分钟。

“很多人认为,正线司机以300公里高速行驶要求很高,但其实让高铁慢下来,在地勤所内驾车完成检修、洗车再到停车一系列的操作更是技术活。”唐朝雄告诉记者,以停车为例,地勤司机在没有列控辅助的情况下,需要目视停车距离,误差只能控制在20厘米以内,这要求司机具有非常丰富的操纵经验。

“洗车线,列车前端可以开始洗车,司机明白。”唐朝雄要接一列车去自动洗车线洗车,这看似简单的工作,其实也是个技术活,“该切弓的地方一定要切弓,该停车的地方一定要停车,否则就会发生烧损接触网的严重事故”。

不仅是洗车,动车组连挂、解编等作业,都要求地勤司机熟练掌握各型动车组的检查试验标准、技术标准、作业标准,“深北所3系车11个车型,哪里有道岔、信号、每条线路坡道情况都要完全掌握”。

而让唐朝雄最为头痛的是,春运期间,动车所的检修库每晚都要检修30多列车,但检修库只有六个轨道。每天晚上都要靠地勤司机调动车辆,将修好的车开出去,再把要修的车开进来,从而确保各项工作有序推进。

他告诉记者,动车所内的调车作业对速度要求非常苛刻:正常转线、库内运行、洗车、连挂等有多种速度要求,从存车场到检修库,最高的速度也不能超过15公里/小时,“匀速缓行,比踩单车还慢”。

深夜里的深北所灯火通明:地勤司机们按照作业计划,在平交道、钢轨及动车组之间来来回回穿梭不停,列车调进来调出去,再回来又出去,如同挪积木一般,动作周而复始。

等到凌晨四五点,忙碌了大半宿的地勤司机又要准备出车了。他们将在存车场停放的列车送出站台,为下一班司机出乘做好准备。“要提前一个半小时上车,检查车的状态,确保没问题后才能交到正线司机手中”。

“差一点都不行,一点都不能差。我们每天晚上守着的可是一两百亿元呢。”唐朝雄从前一天下午5点忙到了第二天上午11点,始终保证每一个口令、每一个动作都精准到位,他顿了顿,严肃地说:“一个细微的失误都有可能影响运行安全。”

文/图 羊城晚报记者 李妹妍 李国辉 通讯员 陶蔚 刘毅

来源:羊城晚报

责任编辑:张玉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暂无评论

  • 上一篇:
  • 下一篇: